阅读历史 |

第303章 落幕(1 / 2)

加入书签

沁柔出门来,就跟丢了差不多。人没回了宴席上她也不想回去。

陈姑姑知分寸,她盘算着时间,庶妃待了一会儿,便隐晦地提醒了一句,道:“庶妃出来的时间够久了,也该回宴席上了。否则一会儿皇上、皇后娘娘吩咐奴才们寻过来,在这般宴席上,总会有缺。”

陈姑姑也不会低估了人性的恶,宫里嫔妃们也不是尽数都是好人,个个心眼子多得很,打的是为你好、为你着想的旗帜,干的都是坑死人、不偿命的事儿。

陈姑姑隐晦地挑明了后果道:“奴才愚钝,宫中嫔妃个个贤良,若是庶妃长时间不归,估摸着会有人担忧,庶妃久久不归,是否是出了什么事儿。或许心中担忧,大庭广众之下禀明了皇上、皇后,遣了奴才们特意来寻庶妃,也未可知!”

沁柔略微回来头,正好看见陈姑姑脸上笃定的笑容,不用询问,必然有人会这么干……踩着敌人上位,博得一个和睦六宫、谨慎仔细、细心淑良的名声。还有什么是比这更快乐、更欣喜的事儿。

沁柔不会去质疑陈姑姑的远见!她自己有脑子,自然清楚,这是绝对有可能会发生的事。

想一想,众目睽睽之下,她被冠上一个失踪的名声,无论最后结果如何!总归都是她有损伤过错。

倘或是失踪,必要追究原因;失踪必有理由,失踪过后回来,名节必然损伤!倘或是自己久久不归,那便是不懂事了。

事情更大,几乎可以成为所有人有意的、无意的茶余饭后的谈资,损伤了皇家体面,未来后宫里会不会有她这一号人,都未有可能。

虽然提出回禀的人,也未必得有好下场。康熙、皇后也不是任人利用的傻子。但杀人一千、自损八百,两败俱伤后、渔人得利的事儿,定然会有这般愚钝的人做得出来。

不要太高考所有人的智商。尤其天大的欲壑就横在眼前、触手可及,没有那么多的人,在触手可及的利益、诱惑之下,还能四平八稳,稳坐不动。

不是谁都会有这样的心性定力!不然,世间也不会一直有人犯错了。

正是因为清楚陈姑姑说的是实话,即便不情愿,沁柔才回应道:“回去吧!”话毕,人也起身往回走。

世事两难全。人生不如意之事十之八九。

回来宴席上,陈姑姑扶着沁柔坐下,四周八里,不少的眼睛都隐晦地投来打量着。

沁柔正襟危坐、四平八稳、处变不惊。沁柔一副不好说话的面容摆在那儿,张庶妃倒是想要看不懂眼色继续开口,沁柔已经先一步噎了回去。

“张庶妃知道的,我喜清净,要说话,去寻别人吧!”声音平淡轻柔,但说出的话不像她的声音,有几分平淡轻柔,反而带了几分利,直直地刺过去,伤得不算重,但足够让人恶心一阵子。

碧喇庶妃开心了,敌人的敌人未必是朋友,但看敌人的笑话,哪怕不落井下石,也足够令人心情愉悦。

张庶妃脸上的笑瞬间淡了,换上了几分恼怒,对纳喇庶妃的,也有对碧喇庶妃的。

不过她们都清楚,也识大体,不会在这样地场合闹将出来,毁了五阿哥的洗三宴事小,丢了皇家的体面事大。

沁柔平顺地待到了宴席后,这一场洗三宴倒也风平浪静,太皇太后年岁大了,皇太后自来是与太皇太后同进同出,这样地重大场合,少有她独自出现的时候。

因而太皇太后坐了一会儿后,退场的时候,皇太后要跟着侍奉太皇太后一道离开了。

这一场洗三宴里,没有地位卑微的人大出风头的余地。

延禧宫里,叶赫纳喇庶妃正是产后,在坐月子,自然不能出席五阿哥的洗三宴;叶赫纳喇福晋却是全程参与,但她从头至尾,没冒出了头来,平凡淡然地隐在了人群中,不会趁机与谁攀了关系。

因而,倒也不怎么惹人注意。

六格格这个备受关注的人物,全程里皆稳稳当当地跟在遏必隆嫡福晋身后,应对得体、应对得体,大方婉约,尽显大家闺秀的风范。

虽然算不得大出风头,至少让众人看见了,一个未来的、合格的当家主母正在缓慢产生。话里话外,皆是一片赞誉之声;而对此心有忌惮的,也默默地放在了重点关注名单里。

这一场宴席就此落幕,亲贵大臣及其福晋出宫去,后宫嫔妃也各回各宫。万家灯火、烛火朦胧。

而沁柔,已然卸下了钗环,也身着里衣,坐于梳妆镜前,一身地疲惫缓缓传来。

小满和福顺在一旁伺候着,陈姑姑也疲累了,沁柔不是不识好歹的周扒皮,便让她休息一会儿。

捶腿柔肩,样样都不差人了。

陈姑姑也领情,在一旁坐了小绣凳,与沁柔提了一嘴道:“宴间咱们离席重归的时候,好些人眼睛看了过来,里面的惋惜、可惜,倒真是不少。”

可惜她们回得及时;惋惜她们回得及时。少了一个置敌人于死地、也出头露面、出人头地的机会。

多想也是白想,既成的事实,翻不出风浪,沁柔也不会去在意它。这后宫里,嫔妃们人人说是姐妹,不如说人人说是敌人。所以,就算所有人害她、对她心怀恶意,她也不觉得奇怪。

她也不需

↑返回顶部↑

书页/目录